民众深深的哀悼一名伟大的医生中村哲,我们以中村医生为荣

【民众深深的哀悼一名伟大的医生中村哲,他出生于1946年,也就是日本在二次大战战败隔年,对他而言,出生在那个战争的时代,和平信仰深植于他的心中,1986年他前往阿富汗,研究了一套在沙漠地带的农耕方法,并且成立白沙瓦会的人道组织。他获得多项誉奖项,包括被称之为亚洲诺贝尔奖之称的麦格塞塞奖。但中村哲医师却遭到枪击身亡。他一直以来的信念是,如何跟最穷苦的人民站在一起,世界周报特别报导这个真正了不起的人物,并向他及与他一起罹难的团队深深致敬】

听见孩子传来哀泣,等我去看的时候已经死去了,这样的事时时都在发生,我把行医视为一生的志业,实在无法对阿富汗的困境视若无睹

中村哲,73岁,有一半的人生,奉献了给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这片异乡,最后,也死在了这里。

12月4日早上7点左右,中村医生在搭车途中,在阿富汗遭人枪杀身亡。

(目击者)
枪手喊说”那日本人还没死”,然后又再开三枪

中枪后,医护人员对中村医师进行急救,不过仍在送往首都喀布尔途中宣告不治

生于日本福冈,他在1984年到巴基斯坦白沙瓦行医,16年前开始在阿富汗进行灌溉水道建设,为阿富汗人谋求幸福与富足的生活。一开始他确实在阿富汗从事医疗工作,但是后来中村医生发现,唯有在当地建造水利工程,才能真正救这些为干旱所苦的百姓

饥饿与口渴这都不是药可以治的

令阿富汗陷入万劫不复内战的是过去十多年深刻的缺水问题,土地无法耕种,导致严重的粮食短缺。于是中村医生在2003年,开始了他「不务正业」的工程师人生。中村医生把脑筋动到即使干旱仍有水的库纳河,如果能将库纳河的水引到这片荒漠,那么干涸的农地应该就能重现生机了吧。这是一个长达25公里,庞大的灌溉水道计划,要把甘贝里(Gamberi)沙漠变成良田。

不过中村医生手头并不宽裕,村民更是连三餐温饱都有问题,一开始不要说挖土机,他们连水泥都没有,就凭着几捆铁丝,几把锄头,几柄铲子,中村先生和村民,就一头栽进了灌溉水道的建设。他们在铁网里堆放石块,充当水泥护墙,这是仿造日本江户时代的工法,中村医生想,如果两百年前的人可以成功,他们应该也可以吧。村民们很相信这位日本来的「专家」,每天至少有600人,为自己的家园出一份力。这条承载着所有人梦想的灌溉水道,最后有成功吗?

动工一年后,灌溉水道第一阶段的2公里完工,终于到了要放水验收的这一天

(旁白)
如果河水不能照预想的流进水道,对这些一路走来相信着中村医生的人,实在非常对不住啊,看着河水一点一点的渗入,这片曾经干涸的大地

看呐成功了啊。

在大约6年多以前,我们开始了灌溉水道建设工程,在现场的各位,大家都非常非常努力,无论是像今天的大雨天,还是艳阳天你们都没缺席,终于我们来到了终点线甘贝里(Gamberi)沙漠,我期待这个灌溉水道能成为各位未来最大的希望,我们必须要有水和食物,而战争不是解决之道

2010年2月,灌溉水道终于通到了甘贝里沙漠,全长25.5公里的灌溉水道完成了。中村医生在出水口旁盖了蓄洪池,让随着河川流过来的土石,能够在这里先行沉淀,拦住泥沙只把水流往水道,蓄洪池还设置了可以调节水量大小的「堰板」,这也是日本常用的储水设计。

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,我代替阿富汗人民道声感谢

在与片草不生的荒漠斗争了七年之后

万岁

中村医生不只医好了病,还医好了心。灌溉水道两旁的风景完全变了样,水道的护墙上种了两排柳树,树根会长进护墙里,保护水道不被大水冲坏,原本寸草不生的荒漠,重现五谷丰收的景象。

阿富汗不管是政府军还是反政府军,在前线作战的都是佣兵,因为没有东西吃逼不得已,他们为了养活家人才去前线作战,如果能够有水可以种田,能够衣食温饱,有谁还会想去打仗呢?

要让人民活得像人,中村医生直到生命的最后都坚持在第一线努力,这一次,中村医生正是在前往灌溉水道的路上遇袭。

中村医生帮我们建了水坝,我们以中村医生为荣

我真的很难过,我会一直感念中村医生

案发后,塔利班发表声明否认犯案,称支援阿富汗重建的非政府组织,从来不是他们攻击的对象。

就是因为地球暖化,所以才容易发生旱灾,如果我们不能控制灌溉水道的水量就容易发生洪水,要是我们不去做这些事,阿富汗就不会有复兴的一天

中村医生这一生得了很多奖:包括日本外务大臣奖,厚生大臣奖,获颁日本旭日章,还在2003年,成为有亚洲诺贝尔奖之称的「麦格塞塞奖」得主;今年十月,阿富汗总统更颁发市民证给他,他也是第一位获得阿富汗荣誉国民的外国人。不过中村医生最大的成就,是创造出1万6500公顷良田,即使在他百年之后,还能继续让65万名阿富汗人,过上正常的日子。

最重要的还是信任啊,要住在那里的人们能够信任你,这比任何武器,比任何东西都来得珍贵